May the 4th be with you

其实是5月3号凌晨。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是读书时候的导师某一年的这一天发邮件的时候里面写的。当时还Google了一下, 虽然没有看过星战,但是就是莫名得会被赋予使命样的努力。

之前在思考自己是哪种驱动类型:理想驱动,认同驱动,还是金钱/权力驱动,等等。不是金钱/权力,好像也不是理想,最确切的还是认同驱动。渴望别人的认同,达到别人的期望,完成别人赋予的使命,所以会为之无条件的努力。 我想要是一直能找到生活中的榜样当这个“别人”, 好像就可以一直进步。

今天加个班怀念一下当年好像什么都不想就驱动的自己。